您的位置 : 雅致文学网 > 小说库 > 武侠 > 当时明月好

更新时间:2020-02-22 09:50:58

当时明月好

当时明月好 紫陌飞羽 著

已完结 翾冉南宫宸

主角叫翾冉南宫宸的小说叫做《当时明月好》,这本小说的作者是紫陌飞羽所编写的武侠类型的小说,内容主要讲述:江湖是非,朝廷纷争,他都不想卷入其中,他是隐于荒野,神秘难寻的陌神医,淡泊如他,可自从遇上那个单纯又狠毒的小丫头,他竟一点办法都没有,她百毒不侵,用毒出神入化,当涉世未深的她一脚踏入这云波诡谲的江湖,...

精彩章节试读:

月亮渐渐在天空的一隅出现,幽蓝的苍穹像是一片一望无际的大海,月亮便在其中带着它独有的光亮缓缓游弋,偶有几颗调皮的小星星闪了闪它的大眼睛,把原本空旷静谧的天空装扮得别有一番热闹。

映着天上这一切的湖面,也因此变得银光闪闪,周围茂盛的草丛里萤火虫在开心地飞舞着,轻盈地在空中舞出柔美的弧度,农田之中时而还有虫子的鸣叫声在此起彼伏地响着。

万俟玥正惬意地坐在岸边的一块空草地上,她随意地把鞋子扔在一边,撩起裙摆,将两只白晃晃的小脚丫浸入凉凉的湖水中。她仰头望着上方渐深的夜色,乌黑的眸中如水般平静,脚丫有一下没一下地踢着水,水波随着她脚的摆动,荡开一层层涟漪。

她好想好想师父,还有……娘亲。娘亲会不会忘记她了,娘亲现在过得好不好,娘亲没有她是不是不会再受苦受累了……

有时,她真的觉得自己好没用,救不了师父,还害得娘亲伤心流泪。天知道,现在她有多想回去看一看多年未见的娘亲,但是,她不能,她不能再带给娘亲痛苦。

这时,陌阡陵轻手轻脚地坐到了她的身旁,他学着她的样子,拉起长衫,褪下鞋,把脚伸入了沁凉的湖水中。

当他抬眸对上万俟玥恍过神的目光时,竟被她落寞的神情瞬间击中,失神般地看着她,但只是一眨眼的功夫,万俟玥已经扬起了她灿烂的笑容,眸中根本没有了一点儿忧伤的情绪。

“哎,小黑不缠着你了吗?”万俟玥顺势还往身后瞅了瞅。

“今日难得清静啊,它一大早就游出去了。”陌阡陵故作夸张地长吁了口气。

扑哧——

万俟玥捂嘴笑了,原来他也没自己想象中的那般呆板嘛,看来小黑这套还真管用。

“玥儿,你从小就是师父养大的吗?”

“不,我,我是被遗弃了,我爹不要我,除了我娘,全家人都讨厌我,是师父不忍心我一个人,才收留我的……”

陌阡陵的眉目微微锁住,眼前的万俟玥倔强地抬着头,静静地诉说着,他们俩躺在岸上望着天空,伸着脚,望着天空,你一句我一句地说起自己的故事。

“玥儿,事情过去了就让它过去吧,有机会我陪你去找你娘好吗?其实你不用那么难过,你比我幸运,至少你还有娘,而我爹娘却都已不在了,我妹妹至今也下落不明……”

“你……爹娘怎么了?还有你……妹妹?”万俟玥侧过身,惊讶地问道。

“我爹娘他们遭奸人陷害死了,妹妹她在逃难时失去了踪迹,我一直在找她,她从小身体不好,需要很珍贵的药材补养,我不知道她现在……”

“不会有事的,我陪你一起去找她,你医术那么好,一定可以把她完全治愈。”万俟玥安慰道。

细细想从认识他到现在,他平凡,他甘愿每一天粗茶淡饭地过日子,他善良,遇到那些瘟疫感染的村民,他毫不犹豫地救助他们,他坚持把采集到的名贵药材低价转送给各个地方的药材铺……万俟玥似乎有些理解他的做法了。

不知为什么,只要陌阡陵在身旁陪着她,她所有的不快乐,所有的担忧都消失了,剩下的就只有满满的安全感。

她带着之前的那些记忆,缓缓闭上眼,一幕幕和他一起经历的,此刻都清晰地浮现,忽而她想到了那个差点被她忘却的约定,天,居然把尾戒的事情给忘了。

这下她一个激灵翻过身,又开始不安分地打起主意来,支着手臂,瞄了瞄躺在一边的陌阡陵,他闭上了眼,扇睫投下一抹淡淡的柔和色,几缕青丝悠然划过他的脸庞,在风中微微飘起,他那好看的嘴角扬着抹淡若风轻的微笑,不可否认,睡中的他更显得风姿俊朗,恍若谪仙。

一时竟把她看呆了,待回过神,她伸手偷偷地往自己的药囊里掏,找了半天,只剩下装五色冰雪散的袋子里还有一颗丸了。

五色冰雪散是她曾炼着给小黑吃的毒药,其实也不算毒啦,只是服下后会全身冰冷,像被冰冻住了一样,和点了穴道差不多。它不会要人命,但凡是练过武,身怀内力的人,心脉是不会受损的,等到第二天太阳升起之际,此毒便自然而然可以解开了。

纠结半天,偷瞄了陌阡陵好几眼,绞尽脑汁也没有想出一个可行的办法。

她总不能硬是去打开他的嘴,把药丸塞进去,然后一脸阴险地对他说,诺,你中毒了,可以把尾戒还给我了吧。

陌阡陵又不是傻子,他怎么可能会不反抗嘛,搞不好在她欲要实施之际,被他当做偷袭的坏人,一手给扔下湖里喂鱼了。

盯着他那抹轻柔的笑,万俟玥不小心很大胆地想到了一个办法。

亲他的话,他应该会很惊讶吧?然后……趁他不备,把五色冰雪散送入他嘴中,不就……行了?为了她最最重要的尾戒,她怎么可以错过这次大好的机会?

对对对,绝对不能错失机会,反正自己好像有那么一点点喜欢他,亲一下,也是很合理的嘛。

万俟玥偏过头,把五色冰雪散含在嘴里,眼睛紧紧地一闭,心一横,一个反身,俯冲向旁边的陌阡陵,只一刹那,她的唇重重地贴上了他染着笑意的唇畔。

陌阡陵蓦地睁开了眼,着实被这突如其来的吻给吓到了。

他一双清眸直愣愣地看着眼前放大了好几倍的小脸,万俟玥紧闭着眼睛,自然看不到陌阡陵变化了好几次的脸色,她只顾着要快点把五色冰雪散弄进去,花瓣般轻盈的唇微微动了动,在他嘴角吻了吻,清新得如沾到了冰凉沁甜的露水,笨拙且羞涩地往他嘴里深入。

陌阡陵完全吓住了,恍然间有东西滑下了喉间,他来不及做出反应,只得任万俟玥趴在他身上,轻轻的,不带任何欲念地吻着,一时间他竟忘记推开她,心中早已柔软一片,他喜欢上了这个一直给他惹麻烦的丫头。

离开后,万俟玥通红着脸背过他,深呼吸,再深呼吸,深呼吸,再深呼吸。幸好她屏息还不错,不然肯定憋死了。

“那个……那个……你别放在心上啦,我,我只是想要你中毒,把尾戒还给我……没别的意思……真的。”她支支吾吾地解释。

听后,陌阡陵不紧不慢地起身坐好,月光倒映下的眸中闪过一抹不可觉察的暗影,他长长的扇睫恰到好处地掩盖住了他此刻所流露的情绪,万俟玥呆呆地看着陷入沉默中的他,以为是他生气了,用那么……那么“阴险”的手段让他中毒。

“五色冰雪散的毒忄生不强的,它只是会暂时封住你的经脉而已……没有什么的……”

万俟玥又是羞涩又是惭愧地去拉他的手,忽冷忽热的触觉吓了她一跳,毒发得也太快了吧?

记得那时候小黑吃了一大碗,都是睡完一觉后才发作的,而且她炼制的五色冰雪散是慢忄生毒,没道理这么快啊。

“五色冰雪散?”陌阡陵缓过神,觉察到了自己的不对劲,从脚尖到全身,似乎一下子被一股炽热的火焰所燃烧。

“对啊……可是……为什么你的脸那么红,你的手那么烫呢?按道理应该是全身冰凉才对呀。”万俟玥挠挠头发,一副我也不知道的表情。

“紫梢花……山茱萸……蛇床子……菟丝子……五色冰雪散的配方是这样吗?”转过身的陌阡陵辨出了体内的“毒药”,他咬牙切齿地对万俟玥说道。

“呃?”一头雾水,迷惑地瞅了瞅已经离开自己一段距离的陌阡陵,她楞仲片刻,突然惊恐地跳起来,声音陡尖,“完蛋了!完蛋了!我搞错了!”她真是迷糊到家了,自己的毒早就有一段日子没有炼制,怎么可能还有嘛!那……刚才给陌阡陵吃的是……春药!该死,她当初干嘛不扔掉呢!这下闯大祸了!

这一刻,她真想挖个洞把自己给埋了,她曾听师父提过春药,师父很隐晦很简洁地告诉过她如何解的法子。

她红着脸,对着走到一棵树旁半撑身体的陌阡陵说道,“我,我绝对不是故意的,我没那个意思……”

陌阡陵没有回答,他捂着腹,皱着眉,正努力地压抑着体内陡然升起的那股燥热。今晚发生的事让他太难以……欸,他怎么就没有研制过这个的解药呢!

“你……”万俟玥顾不着穿鞋,赤着脚丫,往陌阡陵跑去,都是她的错,都是她害的,她也想替他分担痛楚,可是……

快……快挺不住了,这丫头是笨蛋吗,此时她应该离得越远越好才是啊。

背后传来阵阵舒缓的凉意,陌阡陵几乎是不受控制地伸手一拉,将她抵在了树上,他低头抱住她,浓重的呼吸声在万俟玥的耳畔响起,“快……快点我穴道……”

“呃?点哪啊?”万俟玥又是一头雾水,她只知道人体的几个大穴,其它的一概不知。

“恩……肩井穴和百会穴……”

一股股涌上来的燥热几乎要弄晕了神智,他的吻带着浓烈的热意在万俟玥的颈间蔓延开。

“欸,好痒,我,我不会点,怎么办?”万俟玥紧张地缩缩脖子,拉扯着他的袖子,想要阻止他。

而陌阡陵的吻已经顺着光洁的脖颈吻到了肩上,衣襟微微敞开,一抹淡淡的春色。

忽而,他的动作骤然停止,电光石火之间,不远处的一棵大树应声而倒。他握拳,硬是又挥出一掌劈向对面的树。

“打晕我!”陌阡陵低吼,这般失常的他是万俟玥不曾见过的,他已经很压抑着了,万俟玥垂眸,咬着唇,不知所措。

这时,河岸边的芦苇丛中探出了一个黑乎乎的蛇头,它墨绿的眼瞳在夜色中闪出一抹妖魅之色,只是其中还略带点迷茫地看着面前两人异样的举动。

陌阡陵忽明忽暗的眸中有无数不可抑止的情绪在闪动,他感到了前所未有的紧迫感,他不可以这么做,可是双手却控制不住地颤抖,整个身体好像被什么附身,有股魔忄生正要从体内呼之欲出。

这丫头是哪来如此阴邪的春药,似乎不只是简单的配方而已……

“陌阡陵,你没事吧,不要吓我。”万俟玥惊呼着扶住快要倒下的陌阡陵,神情一下子变得慌张起来。

他把手深深嵌入泥土,张了张口,喉间干涩得发不出任何声音,情况不妙了,呼吸开始变得困难,眼神也涣散了,白茫茫的一片。意识渐渐失去,他根本来不及想办法。

“啊。”万俟玥被按倒在了地上,她睁大眼睛看着压在自己身上的陌阡陵,心中自是慌乱不已。师父说解这个……过程好像会很痛……怎么办……她不要痛啦。一时间,她紧张得也想不到办法来阻止。

手移到纤细的腰间,松松系着的腰带轻巧地绕过一圈落地,万俟玥不由僵直了身体,接下来要……要干什么啊?

她咽了咽口水,心中涌起万般滋味,哗地一下,轻衫解开了,淡绿色的内衫透出特有的幽香,让周围的空气一下子变得暧昧。

吻一触即发,密密地落在了雪白的肌肤上,带着滚烫的气息,让彼此的心都陷了下去。带子一拉,内衫也敞开了,吻随着小巧的锁骨一路蜿蜒而下。

突然嗖地一声一条粗壮的蛇尾横腰圈住了陌阡陵,迅雷不及掩耳之势,将他拉离了万俟玥。

小黑转过头,死盯住还处在不清醒状态的陌阡陵,咝咝地发出声音,它张了张嘴,两颗细长而闪着银光的獠牙在月色下显得分外狰狞,敢欺负它的主人,绝对绝对不能饶恕。

灵巧地晃过蛇尾,径直把陌阡陵往湖中抛去。

砰——顿时水花四溅,透着凉意的湖水打湿了陌阡陵的脸庞,身体有了反应,意识忽地被拉了回来,他知道万俟玥给他吃的春药是哪来的了,准是那不知悔改的老头。

在催情药中加入醉心花和罂粟激发体内潜在的魔忄生来增强药力,这种变态加阴险的配方也就只有那老头才研制的出来。

气沉丹田,他把真气汇集到一块,强制压下心头蠢蠢欲动的魔忄生,不管那么多了,隔断经脉,封住内力,就算之后元气大伤,他也不能再允许放出身体那一部分的力量了。

万俟玥披上散落在地的轻衫,匆匆忙忙爬起来,往湖中央看去,陌阡陵紧闭着眸子,沾湿的发丝散乱地遮住了大部分的脸,使他看上去有点狼狈。

小说《当时明月好》 第16章错把春药当毒药 试读结束。

网友评论

还可以输入20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