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 : 雅致文学网 > 小说库 > 穿越 > 冲喜王妃:相公不好惹

更新时间:2020-06-11 15:04:28

冲喜王妃:相公不好惹

冲喜王妃:相公不好惹 耶律龙格 著

已完结 姜悦路凌

小说主角是姜悦路凌的小说叫做《冲喜王妃:相公不好惹》,是作者耶律龙格创作的穿越类型的小说,内容主要讲述:大宁朝靖国公府的冲喜媳妇洞房上吊,单纯善良的现代女医生姜悦穿来顶锅。 娘家太渣、夫家太狠,挂名相公太腹黑。 姜悦叉腰怒摔:还能不能好好玩耍了?我要和离! 腹黑相公摇身一变:和离?行,...

精彩章节试读:

第18章谁敢信口雌黄

姜悦看见柳金山那双不怀好意的死鱼眼就是一阵恶心,别开脸假装没看见,避着他就往回走。

“哎哟,路娘子,你都跟我兄弟勾搭到一起了,还装什么烈妇,你那瘫子相公又不在,装给谁看?”柳金山举着包成猪蹄子的伤手拦着她,夸张的大叫。

几十双眼睛齐刷刷的扎到姜悦身上。

“滚开!”姜悦气的浑身哆嗦,话音未落,柳逢春冲过来一把推开柳金山,怒吼,“胡说八道,小心我揍你。”

“哎哟!听听,都听听啊!柳逢春这小王八羔子为了个小**要揍他亲哥!”柳金山被他推了个跟头,扯开嗓子尖叫。“一大早的你就搂着她在厨房亲嘴,别以为我没看见......”

“闭上你的狗嘴!”柳逢春额头青筋直暴,挥拳头就要揍他,被几个男人死死拦住。

柳金山趁机爬起来大叫,“长眼睛的都看看啊,这是没**?没**他能跟我拼命?”

众人互相看了看,都是一脸狐疑。柳金山是个二流子,他说路娘子跟柳逢春有一腿,谁都不信。可话又说回来,柳逢春要是跟路娘子清清白白的,至于这么激动吗?

一个火气方刚的年轻后生,一个丈夫卧床的年轻媳妇......听说俩人昨天还一起进城了。

“柳金山,你说的都是真的?”

不知谁问了一句,柳金山立刻叫道:“我傻啊,不是真的我往自已亲兄弟脑袋上扣屎盆子?敢当面骂出来?”

众人再看姜悦的眼神就都冷下来了,卧虎村是穷,可十几年都没出过这种伤风败俗的事儿!

柳金山心下得意,先坏了这小**的名声,回头瞅个机会硬睡了她,村里也没人替她出头。

“你们放开我,我今天非揍这个满嘴喷粪的混帐不可!”柳逢春嘶吼着挣扎,两眼全是血丝。

他越是这样,越无形中做实了柳金山的话,再想想刚才姜悦一来,他那跟打了鸡血似的劲头,众人看姜悦的眼神越来越冷。

姜悦死死攥着拳头,感觉心口像被人戳了一刀,冷风呼呼的灌进来,寒进骨髓。

她不是不能为自已辩解,可是有用吗?

一个年轻漂亮的女人,凭白无故还会惹人猜疑,更别况被人当面鼻子有眼的泼污水。

卧虎村呆不下去了......可是,她还能去哪儿?哪儿没有柳金山这种人?

百口难辩的时候才懂得人言可畏。

上辈子,和她一起在孤儿院长大的好姐妺就是被无赖坏了名声,受不了这种压力跳楼自杀了,那还是在现代......

这一瞬,姜悦对未来的全部希望都破灭了。她哆嗦成一团,无论如何也控制不住心底的悲伤与绝望。

“妞妞!”温和低沉的声音自背后传来。

她回头,看见路凌那一瞬,心底的委屈再也忍不住了,眼泪哗的涌出来。

这女人从来都是笑嘻嘻没心没肺的样儿,上吊救回来都没看见她掉眼泪,这会儿却哭的不能自已。

路凌从来没这么心疼过,也从来没这么控制不住心中的杀气。

他伸手把姜悦拉到身后,然后手臂一伸捞起旁边一根竹竿冲柳金山‘呜’的砸下去。

随着一声断裂的声音响起,柳金山杀猪般惨嚎,“我的胳膊,我的胳膊断了——”

紧接着又是‘咔’的一声,柳金山另一条胳膊也软下去,“啊~~~~~~”

众人还没反应过来,柳金山接二连三的惨叫连在一起,他的四肢都被路凌打断。

旋即,路凌用竹竿抵住柳金山的脖子,冷冷的一笑。

路凌发力的瞬间,姜悦终于反应过来,死死抱住路凌胳膊尖叫,“别!杀人要偿命的!”

“这种杂碎,杀了就杀了!”路凌语气冰冷,眼神阴狠。

在场所有人都是一哆嗦,姜悦却感动的放声大哭。原来这世上还有一个人原意保护她,甚至不惜为她杀人。

“别......他不值的......”她哭的上气不接下气,说不出话,只能拼命摇头。

路凌扔下竹竿,抬手替她抹了两把眼泪,然后冷眼扫视众人。

“我娘子是什么样的人,我最清楚。以后,谁敢信口雌黄,往她身上泼污水,柳金山就是下场。”

除了柳金山的哀嚎,没人敢吭声。都是老实巴交的庄户人,真没见过这种狠人。

路凌又看着柳逢春,冲他一拱手,语气缓和几分,“柳三兄弟,昨天进城时我就知道你人品端正,由今日之事可知,我没看走眼。大义灭亲,路某敬你是条真汉子,也在此替我娘子谢过。”

柳逢春懵了,没想到路凌会谢他。

路凌说完拉着姜悦的手道:“外头冷,我们回去!”

姜悦也不想呆下去,推着他就走。

俩人走出去老远,路凌听见身后有人议论。

“听见没有,昨天她相公也跟着一起进城了,不光是她和柳三。”

“柳金山的话你也信?路娘子眼神多正啊,一看就是正派人。”

“柳三今天可给咱村长脸了,大义灭亲,听听,这词跟戏文里说的一样。”

“可不,柳三人品要不好,他师傅能收他?还要把家具行传给他?都别听柳金山瞎咧咧。”

路凌咬牙,要不是为了这几句替妞妞正名的话,他今天也想把柳逢春的腿打折。

“你怎么来了?”姜悦抹掉眼泪,没话找话想让自已平静下来。

“我怕你舍不得银子,委屈自已。没想到......”

一想到她刚才可怜无助的样子,路凌就抑不住心中的暴怒,想回去把柳金山碎尸万段。

要是这女人没给他做这个轮椅,要是他没心血来潮出来看她,要是......太多偶然和不确定,如果今天他没在场,妞妞万一受不了这种侮辱,再做出什么傻事......

他突然无比的后怕,半晌才长长吐出一口气,幸亏他来了!

“妞妞,以后不管遇上什么事儿,不管受了什么委屈,都别想不开。万事有我,知道吗?”

姜悦刚止住的眼泪差一点又掉下来,强撑着笑道:“你放心,我只当遇上条疯狗,过去就过去了,不会想不开!”

话是这么说,可有些事真的不是说过去就能过去。

夜里,她又梦见在姐姐纵身从楼顶跃下那一幕,嚎啕大哭......

小说《冲喜王妃:相公不好惹》 第18章 谁敢信口雌黄 试读结束。

网友评论

还可以输入200